傳統的智慧

他的看法是,,朝鮮人採取了比較明智的策對根本無法抗拒的命運,他們暫時退讓;但是他們始終抱有希望並等待著,在等待期間又不放過東山再起的機會。他們忍受著巨大的困難,千方百計地堅持下去。他所指出的,正是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朝鮮人民所發揮的一種室內設計智慧;也是歷史上在面對外敵入侵時,朝鮮人民所使用過的智慧。代表韓國官方觀點的《韓國手册》做了如下的評論,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指出了同樣的對於韓國爭取國家獨立和反抗日本统治的運動,要理解也許並非易事。涉及的情感太多,經歷的時期也太長,難以提出一個清楚的畫面,只能指出由獨立運動或一九四五年人們興高采烈地歡慶解放所象徵的自發、持績不斷的反抗活動。站在一個極端,可以説韓國人民的鬥爭亳無結果。畢竟獨立運動是失敗的,國家解放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附帶結果。站在另一個極端,可以做出這樣一種結論:每一個成功地保持了自己的民族特性的韓國人爭得了自己的獨立,自己解放了自己,因爲敵人的公開目的是要抹掉這金大中:《金大中哲學與對話集建設和平與民主》。種特性。很明顯,作這兩種極端的結論都不合適,因爲韓國人並不全是英雄,也不全都是懦夫,而是像其他任何國家的人民一樣的一國人民,熱愛和平,痛恨暴政。眞正的情沉介於兩者之間。
也許可以這麼說:正因爲朝鮮人民並不全是英雄,也不全都是懦夫,所以他們才能安然度過日本的殖民統治時期,把自己的民族和文化保存了下來。像歷史上無數次發生過的危機那樣,在日本的殖民統治時期,朝鮮人民也發揮了傳統的智慧,又一次挑戰了自己的地緣政治命運,並最終仍然取得了成功。淸除日本殖民統治的影響在日本的殖民統治時期,日本大力推行了小型辦公室出租政策,想抹殺朝鮮人的民族性,使之成爲日本人的部分。即使先進的愛國志士 一直堅持抵抗,但是殖民同化政策的影響也不能韓國海外公報館:《韓國手冊》(中文版),一九九二年,漢城。

民族獨立

日本對朝鮮半島的殖民統治一直持續了三十六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戰敗投降爲止。朝鮮史上稱爲「日帝三十六年」。顯而易見,和近五十年的日本殖民統治相比,歷史上的倭寇騷擾簡直不算什麼了 ,連壬辰戰爭也比不上其嚴重性。其對朝鮮半島的歷史和會議桌文化的影響,是怎麼估計也不會過分的。歷史上,朝鮮和日本一直保持平等交鄰關係,只有這半個世紀處於日本的統治之下。在這約五十年間接、直接的殖民統治之下,朝鮮人民一天也沒有停止過爭取自由和獨立的鬥爭。最著名的一次是一九一九年三月一日爆發了全國獨立運動,在漢城的塔洞公園公開宣讀了獨立宣言書,成千上萬的民衆走上街頭,要求朝鮮獨立。這次運動儘管被日本殖民當局殘酷地鎭壓了下去,但是其精神卻一直貫穿於整個殖民統治時期,鼓舞朝鮮人民不屆不撓地去鬥爭。一九四五年八月,隨著日本的戰敗投降,朝鮮人民終於盼來了自己的解放,迎來了民族的獨立。
不過,在日本的殖民統治時期,朝鮮人民一方面堅持不懈地爭取民族獨立,一方面也發揮了忍辱負重,等待恢復的傳統智慧。用更廣濶的歷史眼光來看,日本半個世紀的殖民統治,也只不過是朝鮮歷史上一個短暫的挿曲,就像歷史上暫時受到蒙古的統治等一樣。事過境遷之後,朝鮮人民就像被暫時踏下的野草,在和熙的春風裡再度歡慶自己的新生。在日本殖民統治的這一段時期裡,朝鮮人民的鬥爭藝術和生存策略,和歷史上類似時期裡的作爲,在精神上實具有一脈相通的地方;換言之,也就是其挑戰地緣政治命運的智慧一如旣往,只不過在新的形勢下作了新的發揮而已。
金大中曾經談過朝鮮人民的這種智慧。他舉公元初猶太人對羅馬帝國的反抗,以及後來美洲印第安人對歐洲殖民者的反抗爲例,說明有時候「有些民族憑著自身的力量無法戰勝挑戰」,那樣的時候堅持反抗並不是一個明智的室內設計策略。他又認爲,面對強大的對手進行高壓時,「相形之下,中國、朝鮮和日本採取了比較明智的辦法。」他舉的關於朝鮮的例子,正是日本殖民統治時朝鮮人的作法日本把朝鮮變成殖民地時,朝鮮人是馴順的。有些人認爲這是機會主義,也有人説這是屈從。但所有這些看法都不對。

侵襲行動

早在三國及統一新羅時期,據《三國史記》等史料記載,朝鮮半島便經常受到小股倭寇的騷擾。新羅善德王在位時期〈六三二六四六),造了所謂「新羅三寶」之一的皇龍寺九層塔(另外兩寶是皇龍寺的丈六佛像和聖帶),其九層分別是爲了攘除新羅的九個敵人,而其第一層就是針對日本的。〈《三國遺事》卷第三塔像第四:「皇龍寺九層塔」條引安弘《東都成立記》〕可見其時在新羅人心目中日本的威脅感之強。不過,除了百濟滅亡後不久,日本曾一度出兵援百濟外,其時在朝鮮與日本之間,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的軍事行動。在十三世紀蒙古征服高麗王朝以後,曾於二 一七四年和一二八一年,兩次組織麗蒙聯軍侵襲日本,但都因爲遭遇暴風而失敗。這是朝鮮僅有的對日本的侵襲行動,不過當然是在蒙古的脅迫下作出的。此後,朝鮮軍隊曾經進襲過對馬島〈一三九〇一四一九),但始終未曾將軍事力量伸展及於日本本土 。
相反地,從十四世紀中葉開始,日本的海盜船開始騷擾東亞各國沿海,構成了嚴重的倭患問題。整個十四世紀下半葉,朝鮮半島飽受倭寇騷擾之苦。經過一四一九年的那次對馬島之戰,倭寇離開朝鮮半島,轉而騷擾中國東南沿海。一五九一 一年,豐臣秀吉率日本軍隊侵略朝鮮,到一五九八年,戰爭持續了七年之久,給朝鮮半島造成巨大的屏風隔間損害。這次戰爭給朝鮮人民留下慘痛的記憶,直到現在,人們還一直在紀念它和硏究它。壬辰戰爭結束以後,朝鮮和日本恢復和平關係。這種和平關係一直保持了兩個半世紀,直到十九世紀下半葉,明治維新以後的日本走上了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之路,再度侵入朝鮮半島時爲止。
從明治維新初年二八六八)起,日本便嘗試改變與朝鮮的傳統關係。一八七六年,兩國簽訂《江華島條約》,正式修改了兩國的外交關係,給予日本在朝鮮半島更多的特權。的一 一十來年間,是日本擴大其在朝鮮半島的影響,並主要與中國和俄國爭奪對朝鮮半島的控制權的時期。一八九四年甲午戰爭,中國戰敗,日本遂在朝鮮半島上逐走了中國的影響。一九〇四…一九〇五年日俄戰爭,日本的勝利,使其最終也趕走了俄國的設計勢力。自一九〇六年二月一日起,日本遂完全控制了朝鮮半島,以統監府掌握朝鮮的外交、內政和軍事全權。一九一〇年八月,日本正式宣布日朝合併,統監府改爲總督府,朝鮮半島成爲日本的一部分。

民族蔑視

然而,在當時的東亞漢文化圈中,價値觀念卻又是以中國爲中心的。受到這種地緣文化環境的壓力,它必然會尋找應付與解脫的方法。很容易想到的應付和解脫的方法之一,便是將自己所受到的來自中國的壓力再轉移給比自己離中國更遠的民族或國家。這也是我們在應付和能解脫外來壓力時,很容易採取的一種作法。朝鮮半島歷史上對日本及其他民族的蔑視,便可以說正是以上這種作法的表現。在當時的情況下也只有這樣做,才能找到並保持心理上的平衡,維護民族和國家的面子和自尊。而進入近代以後,隨著中國失落其在東亞的傳統辦公椅影響力,隨著漢文化價値觀的讓位於西洋文化價値觀,朝鮮半島驟然擺脫了其長期所受的來自中國文化的壓力,轉而開始受到來自西洋文化的壓力,以及來自日本文化的壓力。在這樣的情況下,照說,朝鮮半島已沒有理由再蔑視日本,因爲按照新的西洋文化價値觀來說,日本反而已先行一步而走在前頭;而且其面否認中國文化對朝鮮半島的影響,一面又強調朝鮮半島對日本的影響,這在邏輯上也是是爲了抵抗日本文化的壓力而已。因爲,上個世紀末從中國的影響下擺脫出來以後,朝鮮半島又馬上被置於日本的影響之下,還沒有時間建設完全自主的民族文化,因此傳統的日本觀便被用來繼續發揮作用了 ,也因此而顯得像是與其近代的中國觀自相矛盾。不過,其實際效果是顯而易見的.,在日本的殖民統治時期,它鼓舞人民保持民族特性,不被日本所同化.,在戰後的恢復時期,它幫助人民消除日本殖民文化的影響.,在今天的經濟發展時期,它又激勵人民全力以赴地超越日本。因此,雖說朝鮮半島的日本觀,歷史上有其漢文化中心論的痕跡,近代有其與中國觀自相矛盾的地方,而且總的來說,有過於情緖化的傾向,但是倘聯繫朝鮮半島過去與現在的地緣文化環境來看,則可以認爲它亦是朝鮮半島挑戰自己的辦公桌文化命運的產物,是其傳統智慧運作的表現之一。在日本的殖民統治之下在朝鮮與日本的關係史上,與在「文」的方面,朝鮮常對日本占上風相反,在「武」的方面,日本常對朝鮮占上風。

智慧運作

對於朝鮮半島的上述這種日本觀,也許我們中國人不會感到陌生。因爲如果說連朝鮮都以「華夷之辨」來蔑視日本的話,那就更不要說「華夷之辨」的始作俑者中國了 。聯想一下我們的外國觀或世界觀,我們就會很容易理解朝鮮半島的日本觀。雖然現在的世界已是天旋地轉、物換星移,但是堅持自己「先前曾經濶多了」,因而永遠蔑視外國的中國人,相信亦爲數不在少。
當然,在日本,我們會聽到完全不同的關鍵字行銷說法。儘管日本人也承認日本文化受過朝鮮半島很大的影響,但是他們認爲朝鮮半島不過是中國文化東漸的通道而已,他們所吸收的只是經由朝鮮半島而來的中國文化而已,並不是朝鮮半島自己的文化。因而,從文化影響的本源來說,他們寧可認爲受到的是中國文化的影響,而不是朝鮮文化的影響.,毋寧說朝鮮文化亦同受中國文化的影響,只不過比日本先走一步而已。同時他們又認爲,他們所受到的中國文化的影響不僅間接來自朝鮮半島,也直接來自中國大陸,尤其是以派遣遣隋、遣唐使以後。再次,他們也認爲,儘管在接受中國文化的影響方面他們比朝鮮遲到,但是他們後來的發展卻超過了「保守」而「事大」的朝鮮半島。
由於以上這樣的原因,所以日本一直不能接受朝鮮的觀點,認爲朝鮮是日本的「恩師」。他們寧願承認中國是他們文化的故鄕,卻不願承認朝鮮也是。歷史的事實明明白白地擺在那裡,但是對它的理解卻因立場不同而各不相同,有時候也許永遠無法取得一致。不過我們無意於去評價各自seo觀點的是非,而只有興趣於其觀點背後的情緖和心理,以及各個民族在應對地緣環境時的智慧運作。毫無疑問,在歷史上以中國爲中心的漢文化圈中,朝鮮半島即使比日本更靠近中心,但也仍然處於邊緣地位。在上古時代,它曾被叫做「東夷」,便典型地反映了它的這種處境。後來由於它努力「用夏變夷」,因此被認爲是中國之外漢文化程度最高的,受到中國及周邊國家或民族的尊敬。但是即使在那樣的時候,由於民族性的差異使然,它也不可能完全像中國一樣,而且也未必願意完全像中國一樣。

野蠻國家

即使在日本的殖民統治時期,朝鮮人的日本觀也仍是一如往昔,視日本如歷史上的契、女眞、蒙古等,以武力入侵朝鮮半島,但文化上卻比朝鮮落後。一九三六年,曾任朝鮮督府學務課長的大野謙一寫道認爲内地人(日本人)是比朝鮮人劣等的、什麼禮儀也沒有的國民,因加以蔑視的朝鮮人實在很多。這是日本殖民統治者的感覺和印象。
一九二〇年,大韓民國上海臨時政府的朴段植寫道日本是極東偏僻處之國,見聞粗陋,黑齒紋身,與魚斃一起生活,飲食,衣服、中的生活用具等等都不過是取自我國。這是近代朝鮮人對日本的感覺和印象。把兩者合在一起來看,就可以明白近代朝鮮人的日本觀,實與古代辦公家具無甚分別。在東亞的歷史上,不乏被征服民族因文化自豪感和優越感而蔑視征服民族的先例.,但是在近代的殖民主義歷史上,日本作爲殖民主義者,卻受到殖民地人民的蔑視,這倒是很罕見的現象,爲其他殖民主義者所未曾碰到。這裡面就有東亞歷史的特殊原因。
即使日本在戰後第一次走在東亞各國前列,即使日本已經進入發達國家行列,即使韓國本身也拋棄了漢文化的價値觀念,而採取了與日本相似的西方價値觀念,但是在相當一部分的韓國人心目中,對日本的文化上的自豪感和優越感還是一如旣往。有一次在慶州的一家溫泉觀光旅館裡,我就曾親耳聆聽了 一位哲學敎授的高論。他對一位硏究日本文化的敎授說,因爲日本是一個沒有天然酵素的野蠻國家,所以根本不値得花費力氣去硏究。這樣的發言也許只是誇張之言,並不代表大多數韓國人的看法。不過在這種發言背後的日本觀,相信卻是爲許多人所共同具有的。

螳螂之丸

儘管朝鮮向日本輸出或「搬運」的大都是來自中國的漢文化,但這還是足以引起它在文化上的自豪感和優越感。加上朝鮮之所以能夠扮演這個角色,也正是因爲在歷史上的大部分時期,其漢文化程度比日本更高.,這依過去漢文化圈的magnesium die casting價値標準,也自是一種可以引起自豪感與優越感的理由。此外,加上「中華思想」中的所謂「華夷之辨」,即認爲漢文化程度高的是「華」,漢文化程度低的是「夷」,在長期間曾爲朝鮮半島所接受,並認爲由於自己漢文化程度高,因此也是「華」的一部分,或至少是「小華」,而漢文化程度不如自己的日本則不過是「夷」。大抵基於以上這些理由,因此使得朝鮮半島的人民,自古以來便有一種根深柢固蔑視日本的觀念,直到今天也還在一定程度上保留著。
一四四四年,集賢殿副提學崔萬理等上疏,反對朝鮮世宗創製朝鮮文字,其所陳述的理由之一 ,便正反映了古代朝鮮人的日本觀,以及這種日本觀背後的價値觀念自古九州之内,風士雖異,未有因方言而別爲文字者。唯蒙古、西夏、女眞、日本、西蕃之類,各有其字。是皆夷狄事耳,無足道者。傳曰:用夏變夷,未聞變於夷者也。歷代中國,皆以我國有莫子遣風,文物禮樂,比擬中華。今別作#文,捨中國而自同於、夷狄,是所謂棄蘇合之秀,而取螳螂之丸也,豈非文明之大累哉?在古代朝鮮人的心目中,日本和蒙古、西夏、女眞、西蕃等一樣,都是所謂的「夷狄」,這是因爲它們的漢文化程度不高,用自己的文字也正是其表現之一;但是朝鮮卻因「文物禮樂比擬中華」,也就是漢文化程度與中國接近,而已經「由夷變夏」,不創製自己的文字而直接使用漢字,也正是其表現之一。因此朝鮮是一個「文明」國家,日本則不過是一個「夷狄」之國。顯而易見,在這種日本觀背後的是中國中心論的意識,是漢文化中心價値觀。崔萬理等人的上述發言,可以說是古代朝鮮人日本觀的一個代表。進入近代以後,儘管臭氧殺菌價値觀已經發生了變化,但是蔑視日本的觀念卻保留了 來。

民族文化

尤其是從朝鮮半島的立場來看,在長期以來的雙邊關係中,朝鮮半島一直是施惠的一方,而日本則一直是受惠的一方.,朝鮮半島一直是被害的一方,而日本則一直是加害的一方。這構成了朝鮮半島的某種「日本情結」,一如其在與中國關係上的某種「中國情結」一樣。不過,不管歷史上的恩怨到底如何,旣然在朝鮮半島所處的地緣政治環境中,日本一直發揮了非常重大的影響,則朝鮮半島必然會對此作出反應。其不斷迎戰日本挑戰的歷史,也就是其不斷發揮民族智慧的歷史。在以中國爲中心的東亞漢文化圈中,朝鮮半島曾處於比日本更爲有利的位置。這不僅是因爲它更靠近中國,而且也因爲它還直接與中國接壤。正是因爲處於更爲有利的位置,因此它能比日本更早接受先進的die casting文化影響,更早發展起自己的民族文化.,同時也正因如此,而能在東亞漢文化圈中處於更先進的地位,並對像日本這樣的國家產生文化上的影響。
比如日本最早接受的漢文化的影響,便是經由朝鮮半島傳入的。二八四年,百濟人阿直岐出使日本。第二年,受阿直岐的推薦,學者王仁亦來到日本,並帶來《論語》十卷和《千字文》一卷。據說這是漢字漢文傳入日本之始,王仁的來到日本遂成爲日本史上的一件大事,因爲這標誌著漢文化影響的初次東漸日本。自此以後,日本不斷吸收先進的漢文化,創造出燦爛的民族文化。儘管王仁原本是歸化百濟的中國人,他所傳到日本的也是來自中國的漢文化,但因爲他是作爲百濟人遠赴日本的,漢文化是經由朝鮮半島傳入日本的,漢文化又被當時的朝鮮人認爲是朝鮮文化的一部分,因而此事仍引起朝鮮人由衷的驕傲與自豪,認爲日本的文化都是由朝鮮給他們的。日本經由朝鮮半島吸收漢文化,從三世紀末至七世紀初,大約持續了六個多世紀。一直到奈良時代的六〇七年,日本第一次派遣隋使到中國,開始直接從中國輸入漢文化.,當然同時也仍與朝鮮半島進行文化交流,包括仍經由朝鮮半島輸入漢文化,一直到十九世紀下半葉爲止。由於在東亞漢文化的輻射圈中所處的位置不同,朝鮮長期以來一直扮演了對日本的aluminum casting文化輸出者角色(日本的觀點則更傾向於認爲它只是漢文化的「搬運者」。

關門海峽

不過,從各種意義上來說,朝鮮半島擺脫中國的影響,卻無疑正是從這紙條約開始的。一八九七年八月,朝鮮王朝建光武年號;同年十月十一百,以「大國」爲國號,以朝鮮國王爲大韓皇帝,這就是所謂的「建元稱帝」。這一切都發生在日本加緊其對朝鮮侵略的時期,因此對於改善朝鮮的處境和地位並無任何實際意義.,但是對於在中國的影響之下一向自居於一個翻譯公司地位的朝鮮來說,這又不啻是一個史無前例,從中國影響之下擺脫出來的象徵性之舉。
以上只是從那段天翻地覆的歷史中所擷取出來的幾朶小小的浪花。也許由於其命運受到列強過度的播弄,因而朝鮮王朝在其末期顯得像是無所作爲.,不過即從以上那幾朶小小的浪花也可看出,在其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朝鮮王朝還是在發揮著那種傳統的智慧,儘管其表現由於其他大事的發生而顯得並不引人注目。無論是不由自主也好,是順水趁勢也罷,在日本擴張勢力的助推之下,朝鮮王朝卻奇蹟般地完成了擺脫中國影響的歷史進程。馬關位於下關,簽訂條約的地方叫春帆樓,現在成了下關的一處名勝,面對著本州與九州之間的關門海峽。在春帆樓裡,李鴻章的座椅依然存在,是中方一側的首席。當我們憑弔這處古蹟時,心裡湧起的是說不出的滋味:那東亞三國之間的歷史恩怨,那對於朝鮮半島命運的撥弄,以及東亞三國關係的現在與未來,這一切在春帆樓裡都凝聚成一片寂靜。面對同一語系的曰本:地緣的族類智慧朝鮮半島的地理位置來看,它的西面和北面是中國大陸,東南隔海和日本列島相望。因此就其地緣政治環境而言,除了中國大陸以外,日本應是第一 一個鄰國,會對其命運產生重大的影響。從翻譯公證語言體系上來看,朝鮮語和日語相當接近,同被歸屬於阿爾泰語系。這表明在民族屬性方面,兩個民族亦應該相當接近。更何況在漫長的歷史上,兩國都曾屬於漢文化圈,一起接受過中國文化的影響。因此無論從哪方面來看,雙方的關係都有點像是「兄弟」。但是無論在朝鮮半島,還是在日本,這樣的看法都會招來反對。這是因爲在雙方的關係史上,曾經發生過那麼多不愉快的事情,留下太多糾纏難解的恩怨帳,以致誰也不願意把對方看作是「兄弟」。

獨立志士

是福是禍,恐怕一言難盡;但是其意義的深遠,自是不容置疑;對朝鮮半島今後的命運,也會發生深刻的影響。在朝鮮半島的歷史上,經常使用中國的年號。這是在對大陸王朝行事大之禮時,所不得不採取的一種姿態。在朝鮮王朝的後半期,也使用了淸朝的年號。朝鮮王朝的.「承政院日記」,類似於一種官方實錄,以前一直書寫淸朝年號。不過,到了「光緖一 一十年八九四)甲午七月一 一十八日」那天,也就是淸戰爭全面爆發後不久,開始在書寫淸朝年號的地方留出五個字的空格。而到了同年年底,也就是淸朝的敗局已定時,開始在空格處用小字補上朝鮮高宗的年號。當我在圖書館翻閲「承政院日記」,並留意到這一初看之下並不顯眼的小痕跡時,似乎感覺到網路行銷歷史活生生的演出,以及朝鮮半島脈搏的微妙顫動。
漢城的西大門區,原先的西大門郊外,在朝鮮王朝時,爲迎接來自淸朝的「天使」,曾建了 一座「迎恩門」。迎恩門附近還建有專門接待淸使的「慕華館」。中日甲午戰爭以後,朝鮮人毀壞了迎恩門,並在其旁邊,仿照巴黎凱旋門的式樣,建造了 一座「獨立門」,以紀念朝鮮從淸朝的獨立。現在獨立門還矗立在那兒,迎恩門的原址上則僅剩兩根柱子。而就在獨立門旁邊,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建造了 一座監獄,關押並屠殺了大量獨立志士 。 一九九一 一年八月十五曰,那兒被闘爲「獨立門公園」,以紀念死難者,並敎育後人。這樣,獨立門公園和獨立門一起,成了朝鮮近代史的一個縮影,記載著淸、日勢力在朝鮮半島的消長。
甲午戰敗後,一八九五年三月,淸朝委由李鴻章爲全權大臣,赴日本談判。四月十七日,李鴻章與伊藤博文(日本總理大臣)、陸奧宗光(日本外務大臣),在下關簽訂了《馬關條約》。這是一個對中國具有耻辱性的條約。不過,具有諷刺意義的是,條約的第一款,卻是以如下堂皇的宣言開場的中國認明朝鮮國確爲完全無缺之獨立自主國,故凡有.^損獨立自主體制,即如該國向中國所修貢獻典禮等,嗣後全行廢絕。這一款的實際和眞正意思,正如很多史家所指出的,其實只是迫使中國影響返出朝鮮半島,而讓日本勢力暢通無阻地進入。但是,這一款中所指出的朝鮮半島以前與貿協的關係,即未能有完全無缺之獨立自主,卻也是不容否認的歷史事實。儘管讓人啼笑皆非的是,朝鮮半島「完全無缺之獨立自主」,卻要由一個正在進入朝鮮半島,不久以後還將呑併它的列強來宣布,而且還宣布得堂而皇之。